欢迎访问!咨询手机:13297477707
预估游客人数: 1000人 1234人 1255人
我心象耻骨都象坠入冰窖中一样刺心的寒
作者: admin 来源:admin 发布日期:2017-06-26 19:27 查看次数:
虫鸣依旧,他的胡噜也再次抑扬顿挫地响起,一切都开始美好起来了,我蠢蠢欲动的手又开始不安分地游走,原来虚惊一场,是他那巨蟒挡住了裤子的滑落,轻轻地把那摇摇欲坠的松紧带抬高,原来他的内裤带这么松的,心里扑哧地笑了一下,想起了一句俚语,裤子一松,大家轻松。哎,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想起这样的话?抬高着松紧带,巨蟒悄然地爬出了老巢,裤子已经褪到了大腿附近了,所有的稀罕此刻全部显露出来,我轻轻地握着这颗神往以久的宝贝,感觉全世界都可以不要,只要它在我的身边,它懒懒地躺在杂草丛中,还能感觉到它有力的脉动,象要告诉所有的人,我是最强壮的,我抚摩着蟒头,那么硕大,那么饱满,就好象一棵夜明珠一样,这是我日思夜想的宝贝,今夜终于拥你入眠,我开始流泪了,是一行喜极而泣的泪水,我开始抚摩他平坦的腹部,能享受到腹肌的温暖,抚摩他的胸膛,能感觉到他的宽广,我在他的全身游历着,尽量让这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尽情享受。。。。。。我摸巨蟒的手感觉到了它的苏醒,是的,真的开始苏醒了,随着他的鼾声开始起舞,大了,大了,我一只手握不住了,开始抬头了,昂扬起来了,天啦,它是如此的神气,不顾一切地坚硬如铁,我有点害怕了,赶紧缩回手,是不是他醒了呢?要不怎么会发生这样神奇的事情,要知道他是50岁的人了,还能硬的如此坚决,我静静地呆在一边,窗外冷清的月光散落在蚊帐上,透过月光,我细细品味着这人间奇观,在平坦的腹地上,一柱瑾天,这是一曲白与黑的辉映,白的是月光,黑的是丛林;这是一段硬与柔的芭蕾,我看着那坚硬在脉动着,那柔软在起伏着,坚硬的是物件,柔软的是腹肌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我颤抖着再次伸向那生命之源,切实地感受到我都没有过的坚硬,好象即将喷薄欲出的坚硬,物件的头部与肚脐垂直,与他瘦小的身材很不成比例,很想含住它,但是还是不敢,只是
不断地揣摩着它。。。。。。。
突然,一声咳簌,我惊厥了,他一巴掌甩过来,啪的一声响在他的大腿上,原来是一只蚊子在赏春,我睁大眼睛在看着他的举动,他随手把滑落的短裤拉上,把物件塞进去,然后转身向我,我吓得马上闭上眼睛,一秒钟,两秒钟。。。。。我睁开眼睛,啊,我轻呼一声,原来他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。
你在干什么?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?是不是睡不着?
有点,好象有蚊子。
你刚才在做什么啊?
没做什么啊,睡觉啊。
在外面别这样,不好的啊。
无语。。。。。。。
我心在坠落,象一片飘落的黄叶在无尽的夜空中无情地坠落,带一份耻辱,一份内疚进入到黑洞一样加速度地往下坠落,好象耻骨都象坠入冰窖中一样刺心的寒


上一篇:什么女人易自作多情

下一篇:没有了

0

版权所有:长沙私人侦探 Xueidc.Com CopyRight(C) 2015 East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私家侦探公司 备案号:冀ICP888888-1号

咨询电话:13297477707
预订:13297477707
投诉:13297477707
qq: